心如止水

关于

回到连府,夕阳已烧了大半天际。

连城璧留叶开过夜,叶开没理由拒绝,毕竟他连所谓“杨府”都不晓得,正放任他自个儿回去,估计第二天都找不着天南地北。

别院里有一个大木桶,桶中冒出大团氤氲的水雾,叶开欢呼一声,除下衣物跃进桶里,痛痛快快地洗了一场。

院中种满梨花,雪白又沁人心脾,随风簌簌飘落。

叶开捏了一朵:五片花瓣的花儿,花瓣片片相似,正如同这个世界给叶开的感受,或许他们也处在一片梨花瓣上,这世界上有很多梨花瓣,每一瓣上都活着一个“傅红雪”,一个“叶开”,他们相似而又不近相似——他这想法有趣的很。

可是他却不放任自己继续想下去。

如果一个人要活得开心的话,那便要学会适可而止,这是叶开的...

文估计要等到端午假才能补了……最近忙的要死。

关于小叶,有三个确定好了的写作计划


两个连叶+傅叶,一个傅叶,其中两个正在进行中,希望能尽快端午把两篇都发了!


哦凑登不上号了,在这儿存一下写的一段


风四娘动弹不得,那真叫一个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,叫萧十一郎萧十一郎不见其踪,等屠啸天将她拦腰一抱起来时,真是气的眼泪都快涌出。

她是个很美的女人,一个很美,性格又很泼辣的女人,在无法动弹的时候,总会引起男人欺辱的欲望的,屠啸天也有这种欲望了。不仅如此,他在抱起风四娘的同时,厚重手掌重重地“啪”的一声拍在风四娘的腰上——好清脆的一声。风四娘惊呆了。

顿时,四下突然爆发出的大笑快将车顶震破。

作为观望者,叶开只是远远的笑了声,不做评价。待他上马,斜斜往后一看,只见身后高大白马上的连城璧紧紧蹙着眉,一副强自忍耐的模样,眸光相对的一刻,他两...

1/13

© 青争 | Powered by LOFTER